十五岚祈渊

手废。语废。全职党✔
乐乐中心,双花✔,ALL乐✔
口味略杂。博爱党!
自身情况更文时间不定。见谅。

将计就计·喻黄番外


  •    黄少天8月10日生贺。



 



  •  喻黄番外————心之所向



           相识相知,托付一生。


            ——的第一次任务w


 


 


One


  喻文州会和黄少天相识纯属是意外。


  自己因为受到了冯主任的青睐【bu】,成为了他眼中压榨劳动力的第一人选,但是有付出也有收获,由此或得的许多权限让喻文州斟酌再三以后还是当了免费劳动力。


  因为要整理不久前刚刚向导刚刚进行的身体素质测评的信息,喻文州并没能和众人一样在第一时间离开塔回家。


  而且非常不恰巧的是,这时候管理哨兵的人急冲冲地来到中心塔,问中心塔要向导。


  由于向导的稀有性和他的安全性考虑,向导可以回家的时间和次数都不是很多,所以这都能碰上,到底是有多衰。


  看着眼前的负者人,冯主任觉得自己得再吃几颗药了。现在留在塔里的都是刚刚觉醒没有多久,没啥自保能力的雏,根本不可能帮上忙。


  为了在外头向导的安全,根本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召回。


  在国【】】家面前,哨兵和向导,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可是眼前的人,如此的恳请,他口中的哨兵又是上面的人指定要保的人,他也有一些难做人。


  正焦虑着,就看到喻文州拿着整理好的资料走了进来。


  喻文州还没有开口说这么,就被冯主任一把激动地抓住了手。“我都忘记还有你在了!”


  “……”MDZZ。


   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喻文州脸上勉勉强强地挂着的笑容,问道:“冯主任,到底怎么回事。”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冯主任,立马正了正自己的身体,拎拎领子,故作严肃,“这样的,哨兵那边的责任人因为事态紧急来中心塔借向导救急。”


   这样啊……喻文州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侧头看一边的负责人。


   一边的负责人擦了擦头上的汗,一边在旁边偷偷瞄着刚刚走进来被冯主任一把抓住的喻文州。


   看样子,这是现在塔里唯一可以帮得上忙的向导,但是……


   洁白的衬衫被整齐的塞进裤子里,手腕处的纽扣扣得严严实实,露出一双修长的手,怎么看都不是实战向的向导啊,这样的去真的没有关系吗?但是冯主任好像很信任他的样子…….


   等他胡思乱想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在场的两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


   “你好你好,”慌忙中赶紧站起来和对方握手。“请问…….”


   “我叫喻文州。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上的忙请尽管提。”对方的态度很谦逊。


“好好好,那就麻烦喻向导了。”


虽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喻文州还是很给面子地快速整理了必需品和负责人一同上了车。


在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离开了监控区,进入了无人地带以后,负责人在把动手将任务的有关信息交给喻文州看。


   封面上血淋淋的一个大写S,向一条蛇一样蜿蜒匍匐在上面,透着一股不详的气息。


   显然喻文州并没有为此有所迟疑,下手迅速地就往后翻,第一页就是这个执行任务的人的个人资料,


   喻文州微微皱眉,“恕我直言,我觉得蓝雨这次行为是不是太马虎了,这种登记的任务居然派一个未毕业的哨兵去?”


   “原来这个任务不是这个等级的。”一边的负责人叹了口气。“原本只是一个C级的物品任务,但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军【】】火的贩卖组织,再追查下去的时候发现了什么,然后这个任务的等级就被迅速上升到了S级。”


   “缘由呢?”


“不清楚,”负责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羞愧,“我的等级权限不够,无法知晓其实的缘由,而且传回来的信息很少,只有高层的人知道,之后我们就和他失去了联系,上面的人也把这个任务的等级上升到了S,并向中心塔申请向导援助。”


     “新的任务的名称是?”


     “代号0812,剑与诅咒。”


 


Two


   黄少天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位于G区的一座化工厂附近,想要接近那里,除了装作工人以外,活动时间和空间最大的就是记者了。


   毕竟喻文州长得细皮嫩肉【bu】的,怎么装扮都不像是工人,因此,只能伪装成记者了。


   透过伪装用的黑框眼镜,喻文州观察着附近的环境。


周围人烟稀少,连工人都不见几个。


   根据常理来推断,现在应该是工作的时间,但是这里也未免太冷清了一些。


   既然是有走【】】私倾向的地方,怎么会一点伪装都没有呢?


   还是说基地已经被转移了?


   喻文州握住了挂在自己颈部的单反,目光一闪。


   ——有人正在接近自己,而且看样子还想敲晕自己。


   毫不犹豫,随着暗示的下达,喻文州被敲晕在地上。


   他是被冷水泼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绑住了手脚。


   接下来是意料之中的一顿暴打,然后被丢进昏暗的小仓库。


   捂住腹部,喻文州咳嗽了几声以后艰难的做了起来。以众人的警惕度来看,这个地方果然瞒着什么东西。


   在没有确认是否拥有哨兵和向导的情况下,任意的使用能力只会暴露自己。因此只能下达最简单的暗示让他们暂时信任自己了。


现在能做的事情……大概就是等着有人给我送水送饭或者带自己再去被审讯的时候进行精神入侵了。喻文州有些脱力的靠在墙边,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这回,真的是失算亏大了,早知道就应该在一开始就解决掉。


  精神范围无法扩大,看来有人有意在这里设置下干扰装置,当务之急地找到了那个哨兵,因为任务等级的上升,,关于那个哨兵的个人信息被封锁了一大半,没有照片只告诉了姓名和相关的习性,这个人在这个热兵器横行的时代却意外地擅长使用冷兵器,但是……没有人会在这里光明正大地带着刀吧……


   叹了一口气,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这也寂静的氛围不知道维持了多久,喻文州听到隐隐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重,越来越靠近。


 


  喻文州警觉地张开眼睛,注意力以几何倍地上升。


  没过多久,门被打开了,来着是一个少年。长得瘦瘦的,带着一顶鸭舌帽看不见脸,在逆光的环境下,这位少年左耳的耳钉反射着刺眼的光,亚麻色的头发上披上了不真切的光。


  开锁时粗鲁的动作,已经走过来时拖沓的脚步声都暗示着这位少年的不耐。


  站定在他的面前,黑暗中的视野并不开阔,周围安静地只听得到眼前人的呼吸声。过了一会,他却很反常地半跪下了将饭菜放在自己面前。


  “快吃,”语调很平淡,在喻文州接过饭菜的时候,就看见他扣着碗边轻敲————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你是塔的人?


 


Three


  没有等喻文州的回答,这个人放下东西以后转身就走了,仿佛刚刚的动作只是幻觉,压根没有发生过。


  喻文州没有花多大的力气就从小黑屋出来了,暗示的作用很快就起了效果,众人对他已经保持了最基本的信任,


  后来喻文州才发现,那天给自己送饭的少年是不久前来的工人,似乎是和这个厂子的头头有着什么交情所以进来的。


  “唉,年纪挺小的,这就出来打工了,造孽哦。”和喻文州聊到他的大叔感叹了一声,摇摇头就走开了。


   看着不远处和众人打成一团的人,喻文州眯起了眼睛,若有所思。


   风平浪静地过了两天,除了不让他离开意外,对于他在周围收集材料也挺放松的,但是必须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这让喻文州更加确定。


摸熟周围的路线以后,喻文州陷入了抉择————


是先去和那个叫做黄少天的人确认回合呢,还是先去打探好事情的内幕。


   如此想这,就看到黄少天迎面走来。擦身而过的时候感觉手中被塞入了纸条。


   趁人不注意之间摊开:3、7701.


   喻文州不由地轻笑,对人的警惕心可是一点都没有减少。


  纸条上的一连串数字是他们哨兵之间交流确定地点的特殊暗号,虽然喻文州不是哨兵,但是执行任务前还是被相关人员告知了。


   暗暗数着步数,最终地点是仓库后头的一个角落。


   而塞给自己小纸条的人正塞着耳塞倚在一边的墙上闭目养神。


   似乎是听见他刚刚走进的声音,对方睁开了眼睛,“向导?”


   喻文州默默地建起了屏蔽墙,笑笑没有接他的话。


   “他们派你来的?”虽然声音同以往一样,但是喻文州还是感觉到了其中浓的化不开的疲倦。


见到对方没有丝毫接自己话的意思,黄少天也不再自找没趣,丢下一句话。“接下来的事情你别在管等着我解决完就可以了。”   


目送对方离开以后,喻文州微微皱眉,刚刚自己用精神触须去查看了一下黄少天的精神空间,发现他砌起来的屏障上满是裂痕,自己毫不费力就进入了他的精神世界,果然他精神世界里面的精神触须已经乱成一团,到处堆着没有用的废弃信息,而且他随身带着一个耳机来掩饰他耳朵里的耳塞,这里嘈杂的噪音对于五官敏感的哨兵来说并不好熬,何况对方还在没有向导的帮助下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再厉害的哨兵也坚持不住吧。


   而他又担心对方早就已经发现了少天的身份或者说是哨兵的存在,这里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两天下来他没有看到别的哨兵或者是向导,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所以,他还不能暴露自己。


 


Four


  黄少天决定行动的时间就定在他和喻文州正式会面的当天晚上,从他径自断绝了和中心的联系以后已经过了很长一段的时间,自己已经有信心和这些人混熟了,大体的伪装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他一直觉得这里有着哨兵或者是向导的存在,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内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而自己再这么拖下去也只有暴露身份死命一条的结局,现在能做的就是冒险一搏。


   而最近来的人,文文静静的挺像一个单纯的大学生这么一回事的,但是这个时间也卡的太巧了,就在自己刚刚断了联系,按照常理给自己配送辅助的节骨眼上。


   挺沉默的一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没有避免被教训一顿,但是众人再这么严密的地方居然对他放下去警戒心,让他不由地又去怀疑对方的身份。


   感受不到对方的信息素,虽然按照常理来说也一定是感应不到的。但是自己还是默默试了一下暗号。


之后对他又是不冷不热的,对方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休息的时候,总感觉有人看着自己,知道今天听到他向别人不经意间的询问自己的时候,语气中的试探以及成功用纸条上的暗号找到自己,让他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但是那个叫做喻文州的人,来上去身形挺符合一个向导的要求的,但是明显不是他要的那个类型————现在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和他一样进行实战的人,而且喻文州明显做不到,让他和自己一起行动只会徒增不利因素,根本就不可能帮助到自己,所以他决定单独执行任务。


  和往常一样,吃完饭,随便唠嗑唠嗑,因为这里地方偏僻,所以也没有很多的娱乐的东西,很早就熄了灯,一天的辛苦劳作让他们很快就陷入了睡眠的状态。黄少天故作梦寐的模样,竖着耳朵观察这周围人的情况,在确认所以人都睡着以后,他轻巧地起身,那里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们睡觉的地方。


   这里看似普通,似乎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工厂,但是却意外的严密,基本每一个转弯口都有人在监视。


   俯视的看这里的地形的话,可以将其以蜂窝的六边形分布为A致E个区,他们平时活动的都是在前三个区,后面是不允许进入的,而且在周围装作不经意监守的人也特别的多。


   前段时间的查看,已经可以排除前三个区的可能性。接下来只要在后面三个区找到他所需要的证据,那么自己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用事先准备好的方巾遮住面孔,黄少天利索黑掉了周围的监控,拆除了一边的障碍物,顺利翻墙,落脚的声音很轻,然后将事物快速恢复原状。


如此的身手一看就知道来着不凡。


蹲下身,躲过定时的巡逻人员,飞快地向目的地飞奔而去。


果不其然,在被划为禁区的后三个区有着无法想象的高科技研究建筑。


深色系的墙砖上覆盖着冷调的植物,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无比阴森。按照之前的经验,黄少天摘下遮住面部的方巾,扣上了风帽,缩着脖子就过去。


神态自若地敲了敲门口的值班室的玻璃,里面的人头也没有抬,伸手摁了开门键然后继续蒙头大睡。


    顺利溜进门以后,黄少天开始飞快地检查所以经过的房间。里面一大半都是空的,还有一些房间里都睡着巡逻的人,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搜查完第一层的所以房间以后,黄少天将目光移向了再往上的层数。


上去的唯一方式就是乘坐电梯,从外头徒手攀岩的尝试在他第一次发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否决了。


万幸的是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电梯。安全到达二楼的黄少天松了口气,自己之前还以为这里防的有多严密,也就这样,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确认和一楼一样没有监视器和红外线以后,黄少天开始快速地搜索房间,但是奇怪的是,所以的房间都是空的,而且四处都是破烂陈旧的迹象,像是被人遗弃了很久,灯光在不知不觉中觉得弱小起来,最后啪的一声熄灭。


   视线一下子就变得昏暗起来,月光顺着窗沿投进来。


   ————果然,是有埋伏吗?


   黄少天勾了勾嘴角,双眸在暗处划过一丝金光,放大五官的感知能力以后,黄少天感觉到在不远处躲着准备进攻的众人。


   抽出藏在裤沿光剑,开始慢慢打着节拍,打算开始一场屠杀的狂欢。


   ——少天!


five


 


 脑海里传来的声音,让他全身一顿。


  在一瞬间,周围的场景都换了,变回了一起常常的走廊,头顶的灯散发着刺眼的光,将周围照地亮堂堂的,自己面前是一件敞开的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连基本的家具都没有,黄少天往房间内走去,窗户打开着,窗帘随之舞动,虽然还是夏天,但是黄少天已经满身寒意。


  如果刚刚喻文州没有叫醒自己,那么自己会怎么样?


  而就在不远处,有一个罐子随意地滚落的地上。


 


  那件事情以后,黄少天再也不敢任意地开门翻查,生怕像之前一样,把自己搭进去。 


  这次他选择了通风情况良好的路线继续查找,正打算去得个人问清楚情况的时候,被人拍了肩。


  黄少天几乎要跳起来了,要知道自从他成为哨兵以后,几乎都没有人可以再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近他的身,所以当他发现那个被自己认为没啥实战能力的喻文州近身的时候有多惊讶。


   同时他又觉得恐慌,第一时间内他怀疑的是自己的五官是不是又像刚刚一样陷入了神游从而导致失感。同时他又在庆幸,那个让自己发现这点的人是喻文州,幸好这时候近身的人是喻文州。


   下一秒,他就感觉喻文州握住了自己的手,他的精神触须缠上了自己的精神触须,自身也在同时,如同卸下了身上所以的负重物。全身一轻。困扰了自己好几天的头痛在一瞬间烟消云散,耳边不需要的噪音在一瞬间被屏蔽,自己像是睡饱了觉的人全身上下充满了无限的精力。


————他是在给自己做精神梳理?


   作为当了大半辈子光棍哨兵的黄少天,在此之前都还没有感受过向导单独服务,这种感觉是白噪音室和那些以结合向导无法给予给自己的满足和舒适。而且在对方的精神触须缠上了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精神隔阂和他的意外接近————他们俩是高契合的一对。


望着对方惊讶的深情的时候,只是配合的微微一笑,完成精神梳理以后,他并没有撤回自己的精神触须,反而进一步地纠缠了上来。


精神链接。


“?!”黄少天的内心是操蛋的,我刚把你当兄弟,你就像泡我?!


   喻文州威胁性地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都听得到。


   【方便行动,】喻文州依旧一副微微笑的模样,但是黄少天发誓他在其中看出了计谋逞能的满足。


【是你想多了,】玩笑开完了,他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我怀疑这里有向导的存在,怕你再被使绊子。】


【如果对方比你强呢?】对方还在为可以听见他心声的事情耿耿于怀。


【无论是谁,我保证他在精神方面伤不到你丝毫。】


 连黄少天也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的喻文州所流露出来的霸气和自信没有任何不让他信服的道理。


 


Six


 有喻文州的陪同,黄少天多多少少放下了一点心,向前搜查的速度也快起来,就在黄少天要打开第三扇门的时候,被喻文州制止了。


【不用查了,这一层已经没有人了。】


【啥?】这边的有点懵逼,【有人?】


【你之前的感觉是对的。】喻文州叹了一口气,【有人围着你,并且想要向你进攻。】


【那你还拉住我!】黄少天有些不爽,【如果刚刚抓住一个,就可以问清楚了,不用再像现在这样】


【你不会。】喻文州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黄少天的神情满是坚定。【因为对方是小孩。】


“哈?”黄少天一脸的难以置信,察觉到自己出声以后又赶紧捂住了嘴。


【你确定吗?那个感觉可不是小孩子可以给予的。】


【确定。】两个人走进电梯,【我亲眼看见的。但是他们的精神好像有点不太正常,像是被控制一样。】


 【控制?和你一样?向导?】黄少天皱起了眉。


 【没法确定,我找不到他的精神网一切不能太早下结论……】对话还没有结束,两个人却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望向电梯门。


“就说人怎么都不见了,原来都在这里。”黄少天从袖子里掏出光剑,“那啥喻文州啊,你等一下离我远一点,我怕误伤你。”


 “对手可是小孩子你确定?”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喻文州还是往后面退了几步,给他留了足够的空间。


  “下手轻重的问题,最多就伤筋动骨,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骚年啊,你要记得你现在手里拿的不是你用的最擅长的冰雨啊,是光剑,光剑!被削到基本要跪的那种!!!


   叮一声的提示音以后,门开了。


   但是预想中的激烈大战并没有发生,所以人像是被钉在了原地,只有喻文州行动自如。


   黄少天先是一愣,然后就解除了僵直状态,同时感受到喻文州作为向导可怕的精神力。以及其无声无息地潜伏功底。


   眼前来袭击的人都是孩子没有错,大概有十几个,身上穿着蓝白条纹的病服,赤裸着脚。但是他们的神情和精神状态都很不对劲————眼底有着很深的黑眼圈,但是却处于一种很亢奋的状态,


  喻文州伸手敷上其中一个孩子的额头,之后就飞快地收回了手。


  就在这个时候,黄少天感觉喻文州交缠在自己触须上的触须松了松,仿佛下一秒就要脱落,吓得他赶紧卷紧了对方的精神触须,作为保护向导的第一直觉,让他在向导面前树起了一道墙。


  当墙面竖起的时候,黄少天感觉自己像是切断了什么一样,而喻文州则是微微皱眉,抵住了太阳穴。


  “你没事吧。”黄少天赶紧向前。


  喻文州摇摇头,然后扭头伸出手。


  就像是加了电影的特效一样,喻文州的衣服和头发像是陷入了失重一般上浮,所以的孩子像是受到了某一种召唤一样,抬起头看向喻文州。


  “你没有看到我们。”喻文州轻声说道,“到晚上了,该睡觉了。”说着打了一个响指,所以的人都在原地睡了过去。


   “快走”黄少天第一次在他的语气中听出急切,“有人控制他们,我现在强行催眠了他们,他们很快就会醒来。”


   与此同时,他发现在不远处传来了皮鞋敲击在大理石上的清脆响声,啪、啪、啪,和他的心跳声同步,莫名的压迫力扑面而来。


   毫不犹豫,黄少天背上喻文州以后翻窗而出。


   明明还是夏天,但是吹来的风总带着一股凉意,接着藤蔓,黄少天猛以蹬脚将他们俩送上了不远处的一棵苍天大树。


   确认对方不会在短时间内追上来以后,黄少天扭头问喻文州,“刚刚,你为什么那么急?”


   “你呢?为什么那么急?”喻文州反问。


“我可以确认了,这里有哨兵。”黄少天直接告诉他了答案。“而且他有多强我感受不到。”


“真巧呢,刚刚我发现这里有向导。就在碰到那个孩子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向导的气息,本来想要追踪下去,但是被你切断了。”


“抱歉。”某人举手表示歉意。


     “不,还是你切断了,”喻文州靠着树干坐下,“那个人的精神有古怪,”


      他似乎在找词语来形容,“我们向导的精神就像一棵树一样,从一个点开始向外面散发,而他的精神,就好像是有无数个这样的点向外面散发。”


      特殊能力者?黄少天一惊。


     “不是,”喻文州摇了摇头,“他的精神力很不稳定,不像一个正常的向导应该有的样子,”


     似乎想到什么,喻文州抬头问道,“你当初留在这里是为了查什么事情?”


     “之前看到有未编码的哨兵和向导,我以为是走【】】】私这个类型的事件,所以打算留一下来,解决完再走的,怎么了?”


     “你知道你这个消息上报以后,上面给你这个任务重新判定的等级是什么吗?”


     “…….”黄少天有种不好的预感。


      “S级,而且连同你的资料一起被封锁了,我接到任务的时候,连你的基本信息都掌握不全。”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这件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而且很有可能,上面的人,早就知道这边的事情了。”


 


Seven


      两个人最终的商议结果还是先去找那个向导,至于对那个哨兵的讨论则是以黄少天“再怎么厉害也绝对打不过本少。”这句作为结尾结束的。


      根据喻文州之前残留的感觉在查看,那个向导所在的位置并不远,最有可能的就是在他们头顶——三楼。


       上去的路只有电梯一条,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刚刚被提出时就否决了。


     “我带你爬上去。”某人信誓旦旦。


     “爬上去,”喻文州只是笑着重复了一边,但是扫视对方的眼神,却让黄少天有些跳脚。


     “我怎么说也是哨兵啊!!!你又不是没有看过我的评定等级,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啊。”一边的喻文州一脸无辜样,却有些压不住扳回一城的嘴角,“我也相信你的能力的,少天。”


     突然间省去姓氏的亲昵叫法,让他红了耳朵。


话说你们这样大吵大闹真的没有问题吗?你们可是到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啊。


     然而事实证明,黄少天的能力的确十分的优秀。即使身上背了一个喻文州,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也依旧爬的飞快,三楼的光线十分的昏暗,和下面两层相比,简直像是废弃了多年的模样。


考虑到有未知哨兵向导的存在,黄少天还是将夜雨神烦也放了出来,云豹落地时悄无声息。下一秒就藏在了黑暗处。


借着喻文州的帮助,黄少天查看了整一个楼层,离预期的方位并不是很远,找到方向以后,刚打算动身,喻文州就被黄少天推向了一边。


下一秒,就听见金属和水泥地的碰撞声以及滚落的声响。瞬间展开的光剑成为最多目的存在。


【你先过去。】黄少天挡在喻文州前面,【我来挡住他,对付向导,还是向导有方法吧?】


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向目的地跑去,身后随机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打斗声。随着距离的简短,喻文州感受到了越来越清晰的脑电波。


最终的喻文州在一扇门面前停下。


开门前,喻文州望了望后边,“你回到少天那边去吧,这里我一个人足够了。”


夜雨神烦果然从暗处跑了出来,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看着喻文州,然后站定,不肯再挪动半步。


喻文州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下巴,对方也友好地用尾巴圈了圈他的腿。


“回去吧。”他下了暗示。


最后,夜雨神烦终究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送走了夜雨,喻文州起身打开了门。


屋内是另一番格局,里面的器材,只要是喻文州见过的,都是最新最高级的。


而在正中央的地方,有一个浴缸一样的长方形容器,里面装着一个人,一个泡在营养液里面的人,她的头上连接着密密麻麻的线,接出来以后,接着周围各式各样的仪器。


“又见面了。”喻文州轻声到,“MATRIX”


 


Eight


任务到最后完成的莫名奇妙。


被带回部队以后黄少天才回过神来,而此时眼前的人正端端正正写着任务报告没有丝毫的疑惑或者是茫然。


不死心地黄少天又重新趴回喻文州面前,“所以说,最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喻文州无奈地停下了笔,“不是说了很多次吗,我在那里看到了濒临死亡的向导,然后发现她一直依靠着外在的精神图景存活着,她和我说,想要一个解放,然后我就拔了电源就出来了。”


“就这么简单?”黄少天不死心。


 “对啊,就是这么简单。”喻文州再次确认。


 “可是我怎么听都像是编的呢!”黄少天有些悲愤,“那我之前不是白紧张那么久了吗?”


“所以说,无知才是最可怕的嘛。”


在黄少天的悲愤和碎碎念念中这个任务还是这么结了。


任务结束了,身为向导的喻文州也该回去了。


黄少天将他送到门口,看着喻文州一脸的欲言又止。


喻文州最后给他做了一次精神梳理以后,松开了黄少天的精神触须。


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语气说不出来的温柔,“我走了。”


“那个!”到了最后关头,黄少天还是豁出去了,“你可不可以等到我毕业?”


“?”对方一副不懂装懂地戏谑样,势必要他将那个羞耻的话说出口。


“我再半年就毕业了,到时候,就可以申请和合适向导建立联系了。你……可不可以等我!”把这个明显不是自己风格的矫情语言说出口以后,他的脸已经红得可以滴血了,


“可以啊。”对面的人笑的如同第一次遇见的那么温柔,“那我就等着。”等着你来找我的那一天。


THE END


 


 


总算写完了,关于天天和喻队的第一次任务番外!!


大家可能觉得任务的结尾很草率,那个和喻队的过往有点关系,嗯,正文揭晓啦啦啦啦~~~


最后,黄少!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58)

© 十五岚祈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