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岚祈渊

手废。语废。全职党✔
乐乐中心,双花✔,ALL乐✔
口味略杂。博爱党!
自身情况更文时间不定。见谅。

将计就计·②

  • 失忆乐乐出没

  • 双花 喻黄 方王

  • 注:大孙的护短在之前是出名的,你们不能因为乐乐现在啥都不记得就欺负他。

————————————————————

梦中人·上

· 

         和往常一样,在结束了一天的课程以后,张佳乐揉了揉因为塞入过量知识而酸胀的脑袋,起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天知道,他第一天进这里的时候有多少尴尬,里面坐着的基本上都是14岁左右的孩子,他一个二十刚出头的人跟着坐在这,真的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张佳乐。”同样还未离开的导师叫住了他。

   

          “嗯。”他停下动作,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来。

 

           “明天你就不用再来了,”那个人推了推黑色的眼睛框,对张佳乐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基础的理论你已经知道了。剩下的只有你自己努力练习对自己能力的操控了。”

       “哦”他装作淡然地点点头,内心却波涛汹涌————液!劳资终于从这里解放了!!玛德,这种小学森一般的心态是怎么回事?

 快速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以后,张佳乐问道:“那我明天……”

“明天你去18楼。”似乎这才想起了,对面的人一脸的歉意“有人会带你过去的。”

   “知道了。谢谢,吴导师”微微鞠躬以后,张佳乐转身快步离开。

        推门而进以后,将怀中的书本随意堆在书桌上。扣开领口最上分的两颗扣子,一脸疲惫地倒在床上。

      长时间不佳的睡眠质量和白天高负荷的知识灌溉,使张佳乐的神经越发脆弱。

       但是万幸的是,梦中的片段不再那么的支离破碎,开始出现了一些连贯的片段,有关于黄少天的也有关于喻文州的……即使依旧模糊不清但是比起之前有了不少的安全感和踏实感。

这代表自己的记忆会慢慢恢复,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一个颇为腼腆的少年等在了他的门口,靠在墙边,手指凭空挥舞着像是在逗着什么东西。

   张佳乐知道,那肯定是对方的精神向导。

然而自己的精神向导到现在还没出现,根据喻文州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自己的精神图景刚刚稳定下来,自己的精神向导还在自己的精神图景里一起帮忙修复,等自己精神图景彻底稳定下来以后,自己的精神向导就是跑出来。

  至于自己为什么还看不见别人的精神向导......

  张佳乐刷着牙,回想起喻文州那时候微妙的表情。

  “这就是问你自己了,是你自己不想让自己看到罢了。”

   为了不让外面的人久等,张佳乐飞快地洗漱完,就冲出了房间。

   刚刚回来的时候,张佳乐还不适应,总觉得这个叫【塔】的地方大的离谱,七弯八折,房间摆设和空间布局毫无规律可寻。但是身为向导,身上拥有的非常强的精神力,在能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可是活地图。即使张佳乐刚刚恢复能力,也在这几天飞快地记住了这个地方的大部分地形。

   路程不远,但是是张佳乐没有去过的地方,一路上张佳乐都在很努力地记住路,以防自己迷路这种糗事再次发生。

   带到一个房间门口,高英杰停下脚步,将一直握在手里的笔递给张佳乐,“前辈,已经到了,你进去将这支笔讲给里面的人就可以了。”

   “哦哦哦好。”接过笔,张佳乐看着对方离开以后,示意性地敲了几下门然后推门而进。

          推门进去看到的是这样一番格局。随处可见的地方堆满了书,但是却没有给人丝毫脏乱的感觉,对门的窗户大开着,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外面那株据说非常年迈的大榕树。

  屋里的人背着自己似乎在干什么,似乎是因为听到了敲门声和推门进来的声音,他转过身来。

     打量完整个房间以后,张佳乐终于讲视线移到了这个房间的主人上身。

   铅灰色的衬衫,不但没有系领带反而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纽扣,领口随意地翻着,露出凹凸有致的锁骨。上面挂着一根银色的挂坠。

    下半身穿的不是规矩的西装裤,而是一条泛白的蓝色牛仔裤然后搭配了一双浅色系的球鞋。

     梳着一个侧分,是典型的桃花眼,带着一副平光镜,看上去特别的斯文嗯,或者说是稳重【横线】年轻。

衣冠禽兽,不知为何,张佳乐在他心里对面前的人打上了如此笃定的标签,还带着略微的不爽感。

      似乎是看到张佳乐眼底下明显的黑眼圈,他扬了扬捧在手上的杯子,“来的这么早啊。哦,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要不要喝一杯咖啡?”

      张佳乐摇了摇头,拿过放在门旁边的椅子,在桌子前面坐下。将手中的笔递给他,“带我来的那个人要我交给你的。”

  “啊,谢谢。”方士谦接过笔看都没看,直接揣兜里了。

           “我叫方士谦,你现在也应该不记得我了吧。”这个叫做方士谦的人,起身从后面的柜子上去出一个杯子,打开一边的咖啡罐,用勺子勺了大半勺的咖啡粉,娴熟地又往里面丢了几块方糖。

     “基础知识你也应该都知道了,简单来说向导具有很强的共感力,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安抚暴躁情绪的人,对其下达暗示,但是太强的共感力也同时会导致你极易受到他们情绪的干扰,需要我们自己为自己筑起精神屏障,在抵抗这些干扰。”

  

            开水腾起的雾气弄糊了他的镜片,有些看不清他的神色。“看来你之前的确是伤的挺重,这都快半个多月了,精神力才恢复这么点,建起来的屏障强度也就勉勉强强骗骗外头的B级哨兵,张佳乐,你之前都干了什么事儿,造这么大的罪受。”

“我哪知道,”既然对方既然说得出这样的话,那么说明自己的事情基本被摸了个透,张佳乐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方士谦的事情他在这段时间内也有所耳闻。大名鼎鼎的治疗之神,曾经凭借着一己之力扛起过整一个微草,精神力也很罕见的强劲。对上这样一个奶爸级别的人物,只要自己和他无冤无仇,他也绝对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不不不,张佳乐同学你不能因为失忆就变得那么天真单纯…..

     在将咖啡搅匀之后,又丢了几颗奶精球进去,奶精球很快就是化为白色的痕迹融入了咖啡中,做好这一切以后,方士谦将咖啡放到了张佳乐面前。

     “还好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看着张佳乐低头不语的样子,方士谦似乎是叹了一口气,“最近有梦到什么么?”

   “嗯,有梦到黄少天他们,但是听不清他们说的话,”张佳乐伸手握住了还在冒着热气的杯子,偏凉的指尖渐渐被捂热。   

      “虽然还是断断续续,但是比之前好多了。”张佳乐喝了口咖啡,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苦,然而是甜甜的,意外是自己的口味。“……而且总感觉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自己好像还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没有想起来。”

     “那你觉得你自己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有想起来呢?”方士谦随手拿过一本书看了一起来,

要是我知道我我就不会过来了,张佳乐默默的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  

      梦境中的片段总是模模糊糊的,像是陈旧的映带,只有着黑白两色,常常像是光盘卡带般的出现白花花的画面,是画面看上去更加的失真,比一开始梦见的场景糟糕了好几倍。

     方士谦似乎是听见张佳乐内心的话,说出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语:“张佳乐你有没有试试看单独和一个未结合哨兵相处过。”

   “!!!!!!”张佳乐差点把嘴里的咖啡给喷出来,刚刚还沉浸在自己怎么也找不回记忆的失落中,一下子画风就变了。

     “就这样吧,我明天开找你。今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最近一下子恶补那么多,累的也够呛吧。”说着方士谦起身拍了拍他的肩,笑眯眯的。

     “你玩我??”张佳乐站起来,“未结合哨兵?”老大你放过我吧,当初开始补习理论的时候,就被强调了,哨兵和向导的关系。

   如今单身哨兵的形象在那些导师的洗脑下,在张佳乐的心里早就狼化。

   一边的方士谦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化狼,张佳乐你想象力可以不可以再丰富一点?”

“......”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精神屏障对对方来说没有用以后,张佳乐一脸的吃屎样。

 “你想想黄少天,有那么可怕吗。”这边方士谦憋笑很辛苦。

 “!!!”对哦,黄少天也是哨兵,结合之前也是未结合的。

  “所以你明天去吗。”张佳乐感觉对方憋笑有点辛苦。

  “......”

   ...... 

          回到房间以后,耳边细碎的闷响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彻底。

 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拖了后随手甩在了椅背上,似乎是感应到了主人的到来,空调也应声开始工作。      

整个人扑倒在床上,张佳乐总觉得自己被那个叫方士谦的人耍了,那个人最后幸灾乐祸的笑容在自己的眼前总是挥之不去。

这什么治疗之神,这个都骗人的吧,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是治疗之神?!

张佳乐在心里默默地翻白眼,

          因为早上走的太过于匆忙,房间里根本就没有拉开窗帘,整个房间显得特别的昏暗。  

         似乎是空调的温度打得过低。张佳乐在床上躺了没有多久就缩进了被窝里。

     -见哨兵吗?

            张佳乐有些茫然,哨兵的定义,能力以及和向导的关系他的前几天刚刚重新认识。

 

          哨兵的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但是这种力量有一个弊端,就是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从而陷入神游当中。然而向导的存在就是要阻止这一点,在哨兵失控之前把他们拉回来。

          然而哨兵和向导之间的关系,想起来就让张佳乐有一些不想直接面对。

         向导和哨兵直接有着互相吸引的激素,嗯,也就是说在哨兵和向导成年以后,就很容易在遇到与自己相匹配的向导或者哨兵之后引起结合热。

 

                结合热……

 

              这让张佳乐的耳朵不由得泛红,即使教科书上中将一切解释的那么正当那么的自然,那也无法掩盖其中的色【】】】情。

 

          所以说到底要不要见呢?

            虽然见过哨兵,就比如黄少天那个家伙,可是他已经和喻文州互相绑定了,他身上的气味已经和喻文州的相集合,对自己没有什么干扰了,但是明天不一样啊……要见的是一个为绑定过的哨兵。

    虽然根据相关条例,未结合的哨兵和向导之间会面是要喷好抑制剂和中和剂,但是……

          对于从未见过或者见过现在忘记了,即将再一次或者第一次见到新鲜感,以及教科书上的千叮咛万嘱咐完完全全刺激了张佳乐的好奇心,让他不由地想多了。

         不知不觉张佳乐已经睡了过去。

         梦境依旧那么的朦胧,毫无章法,但是这个不一样了,看到的人不一样了。即使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是第一次他有了这么坚决的想法。。

        视野很暗,整个场景也抖得很厉害,像是自己当时正经历过很激烈的运动,

       意外的是这次居然清晰地听到了声音,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的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和枪击声。

         自己似乎一直在往爆炸密集的地方跑,好几次自己都被爆炸带起的气浪掀翻,眼前的场景比现在的更加模糊,近乎一片黑暗,这让声音的效果瞬间扩大了无数倍,在这样炮火连天的地方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就听到了一声——

         ——张佳乐!

      然后张佳乐就醒了。

      很奇怪,一切都很奇怪,刚刚喊他的那一声明明都没有炮火声来的响,但是对张佳乐再说却比炮火声更加清晰。

————————————-

 “听说你明天要安排张佳乐去见未结合的哨兵?”晚上王杰希似乎是想起什么,扭头问在一旁撸猫撸得不亦乐乎的方士谦。

 “是啊,你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方士谦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你不知道今天乐乐又多蠢,真的,我好久没有看到他这么蠢的样子了.......就忍不住逗他一下......”

   王杰希一脸的平静。“你觉得孙哲平知道了会怎么样?”

  “......”一边的方士谦一僵,他倒是把这茬忘了。

  “到时候打起来我不会帮你的。”王杰希起身,准备离开。

  “不!!杰西!!你不能见死不救!!QAQ!”

  ......


刚刚发现好多小天使点了小心心,太感谢了QAQQQQQ!

评论
热度(52)

© 十五岚祈渊 | Powered by LOFTER